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周某人论坛,111350.com,ww815000铁板神算
111350.com
主页 > 111350.com >

股市捉妖记:金逸影视单日105次跌停谁在操纵“妖股”股价?

发布日期:2019-11-05 09:11   来源:未知   阅读:

  “这走势老刺激了,跟心电图、过山车似的,连成了一幅上海外滩图?——我的速效救心丸呢?”

  2018年10月,金逸影视(深:002905)的股价低点为11.4元/股,年后股价最低点为2月21日的12.81元/股。5月15日,金逸影视股价为21元,自5月24日起,连续四个交易日,金逸影城股价涨停。

  从26.12元/股涨到38.24元/股,股价上涨46.01%。其最高点涨至41.58元/股,年内涨幅186.95%,涨幅位居138家传媒类上市公司第一。截至5月31日收盘,同类院线行业龙头股万达电影年内跌幅13.38%,中国电影仅上涨6.66%。

  5月30日盘中,连续4个小时的交易时间,金逸影视出现史无前例的“跌停拉涨再跌停”、共计跌停105次,当天成交额高达16.06亿元,买卖交易额最多的两家营业部分别是金元证券浙江分公司、华林证券上海永兴路营业部,买入金额与卖出金额相差甚小,换手率高达68%位居深沪两市第一,同时对比上周二交易额还不到1亿元,明目张胆的股价操纵嫌疑、逆天“妖性”震惊市场,并把金逸影视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当天收盘价达到37.29元/股,其股价和市值相比去年10月飙升300%以上,达到100.5亿元,然而金逸影视在二级市场流通市值仅有25.13亿元。5月31日,股价一字跌停,当天交易金额6.98亿元,换手率达到30.88%。6月3日,“妖股”金逸影视开盘跌停,报30.29元/股。

  5月29日,金逸影视发布了核心思想为“雨我无瓜”的《股价异常波动公告》,认为“不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情形、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股票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公司股票”。

  5月31日,深交所表示本周已对46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监管措施,对盘中异常波动的金逸影视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在5月大盘走弱的背景下,影视寒冬、院线艰难的大环境下,金逸影视无论是2018年年报或是2019年Q1财报,都没有支撑其股价大幅度震荡的理由。“所以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究竟是谁,在操纵妖股?

  A股史上最嚣张的股价操纵、诡异走势背后,有业内人士怀疑有“游资自买自卖对倒”“坐庄出货”的嫌疑。其证据之一是筹码从分散走向了集中。比较金逸影视2018年Q1财报、2018年中报、2018年Q3财报、2018年年年报、2019年Q1财报可得知,过去一年间,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发生了较大变化:从2018年第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均为机构股东,到自然人股东逐渐增多,截至今年3月31日,前十大流通股东除了持股0.41%的“全国社保基金四一三组合”和持股0.36%的“中信证券”以外,其余全为自然人股东,机构股东持股合计不足1%。这类个股相对更易操纵。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2018年12月31日,金逸影视股东户数为2.39万,人均持股金额4万,2019年4月30日,其股东户数变成了1.37万,人均持股金额变成了10万。

  其二,根据5月21日到5月30日的盘后龙虎榜数据和历史数据来看,买入前五的营业部均有明显对倒痕迹: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营业部5月30日买入金额为6187.34万元,卖出金额为6234.70万元,其相差额度仅有47.36万元,另外,该营业部近期曾经三次现身金逸影视龙虎榜,5月21日卖出3238万元,5月24日买入3147万元,5月28日买入3147万元,而这两次买入金额也与5月30日的卖出金额刚好对上。同样的还有金元证券浙江分公司,买入6637万元,卖出6306万元。

  在雪球和财经类大V热议金逸影视令市场瞠目结舌的表现中,多个评论提到了同一个词“温州帮”操盘手法:“吸筹-锁筹-拉升-出货”,提前建仓拉板,第三四天砸盘,在涨停板上绞杀散户,是他们的共性。而这也不是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营业部第一次上演拿手好戏:近三个月内,该席位还出现在金鸿顺和山鼎设计背后,这两只股票走势与金逸影视极为相似。

  5月30日当天,小单反复把金逸影视从跌停板撬起:1万股就可以砸到跌停板,200股(交易金额约合8000元)就可以把股票拉起3%,“吸引散户跟风,炒作人气,让他们为‘妖股’接盘。”这是一位私募从业者所认为的该手法意图。不过,金逸影视这样的“花式撬板”表演,对监管层的耐心无疑是极大的考验,也极大地伤害了自身名声。

  相关资料显示,金逸影视的前身是广州市金逸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由嘉裕房地产公司、广州市演出公司分别出资1600万元、甘肃省新闻战线第六届“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总决赛获,400万元设立。2006年、2007年,金逸影视先后两次分别增资4000万元,全部新增注册资本均由嘉裕房地产以货币认缴。嘉裕房地产的实控人李玉珍、李根长兄妹也通过两次增资和股权转让完成了对金逸影视的完全控制权。目前两人共持有65.48%的股份,董事长李晓文则是李根长之子,有一定“家族企业”色彩。

  同许多院线/影投一样,金逸影视的入局也是背靠房地产,但其商业地产实力显然弱于万达,而在A股“院线第一股”的争抢上也落了下风。金逸影视上市之路共经历了三次冲关:2012年,金逸影视向证监会首次提交了上市申请,因当年IPO停摆而被搁置;2014年,金逸影视与万达院线争抢“院线第一股”,却被网络曝出“天价电影票事件”,其提交招股书显示,武汉国资委是公司2011年的团体票销售第五大客户,销售额为96.5万元,占当年营收0.11%,根据这一数据推算,国资委一年大概看了3万多场电影。此后,证监会发布公告,取消发审会审核。2017年,金逸影视第三次IPO冲关成功。

  2016年,其市场份额从第五名下滑到了第七名位置,2018年,完成票房27.73亿元,位居全国第七位,共实现放映收入15.26亿元,位居全国影投第六位。多数时候,金逸影视常和同一梯队的横店院线放在一起予以比较。除了“天价电影票”负面事件以外,另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官网曝光台显示,2016年,金逸影视旗下有2家影院违规使用“双系统”售票,长期偷漏瞒报票房收入;1家影院在放映分账影片期间不正确使用售票系统,瞒报票房收入而被通报。

  从业绩层面来看,金逸影视表现并不出奇。4月13日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金逸影视实现营收20.1亿元,同比下滑8.24%;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滑25.29%。4月29日发布的2019年Q1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62亿元,同比下降4.54%,净利润3231.03万元,同比下降42.59%,连续第四个季度营收出现下滑。

  年报中有一处亮点,是其单银幕产出值。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逸影视旗下共拥有390家已开业影院,银幕2403块,其中直营影院165家,银幕1167块,其单影城产出为892.47万元,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5.01%,单银幕产出131万元,高于全国平均41.51%,单座位产出0.80万元,高于全国平均11.11%。这与金逸院线都是多厅、大厅、半数以上分布于一二线城市有关。

  去年年票房增速和观影人次均遭遇瓶颈,票房增速没有赶上院线疯狂扩张的速度,院线洗牌进一步加剧:星美控股遭遇闭店潮,万达影视和万达电影实现重组,4号文件重新规定了影院准入门槛,原有的48条院线条符合资质,博纳影业率先拿到文件出台后的第一张院线牌照……种种迹象表明,巨头整合吞并中小院线,或将成为未来的趋势之一。不好过的,又何止是金逸影视一家,但这能成为坐庄“股价操纵”的理由吗?